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踏飞燕

择善人而交,择善书而读,择善言而听,择善行而从。

 
 
 

日志

 
 

施行:学友谢冕(人物春秋)-朗诵  

2010-09-30 18:46:00|  分类: 谢冕,北京,海德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友谢冕
                                                       作者 施行
2007年10月,在福州三一中学百年校庆时我会见了半个世纪未见面的中学老同学谢冕和他的夫人陈素琰教授。

 

施行:学友谢冕(人物春秋)-朗诵 - 马踏飞燕 - 马踏飞燕

 

    在庆祝大会上,他代表我们全体校友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很不幸他在2006年丧子,一家人由此笼罩在悲痛之中。当年,我到北京未知此事,还想去昌平新居看他,被婉拒了。

    谢冕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研究所所长。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名誉委员,《诗探索》杂志主编。1948年开始发表作品。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我和谢冕、张炯、高崇玄4人都是1949年就读于福州三一中学的同学。除了谢冕外,张炯曾任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高崇玄是国家体育局的研究员。中学分手以后,1955年我们在南平车站见过一面,那是我到上海,谢和张到北京,都是去大学报到的。从此,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后来,从谢冕教过的研究生所写的文章中知道了谢冕不少有趣的轶事:

    1982年暑假期间,谢冕到青岛去讲学。一天早晨,他面对波涛汹涌的大海,诗兴大发,完全陶醉在雄伟的意境中,浑然忘我,竟然被扑面而来的浪涛席卷到海水之中。过了几天,人家见到谢冕,问起此事可当真,他哈哈大笑,“我哪有这么浪漫。讲完课,要离开青岛,早晨起来到防波堤上跑步,没有料想到,给扑上来的海潮卷进了海中,幸亏没出事,是被防鲨网给网住的,连手表都进了水坏掉了。”虽然说,这则趣闻离事实甚远,却又有离形得神之妙。

    同样在80年代初期,作家刘心武写过一篇小说,题为《最后一只玉鸟》,作品的主人公,就是以谢冕为原型—身为大学教授的他,手持一本青年诗人的诗集,在教工宿舍区的林荫道上吟哦再三,赞不绝口,不料,几个年轻人拿着汽枪到处猎杀小鸟的枪声,却惊破了他的审美意境,他上前制止这种毁灭美丽生命的恶行而未果,只好满腹惆怅地离去。

    谢冕对当前有些所谓创新,不敢恭维:比如不少书法家花哨的作品;北京有一段时间流行给建筑“戴帽子”,大煞风景;还有一些商业楼盘起着五花八门的名字,就像他在昌平所住的海德堡花园,他都不好意思跟人家说他住海德堡花园,感觉很没面子。人家还会误以为他家是在国外呐!

    谢冕对于故乡福州无序的发展也充满了忧虑,他说:“这座曾经长满古榕的城市是我的出生地,我在那里度过难忘的童年和少年时光。可是如今,我却在日夜思念的家乡迷了路:它变得让我辨认不出来了。通常,人们在说“认不出”某地时,总暗含着“变化真大”的那份欢喜,我不是,我只是失望和遗憾。”

施行:学友谢冕(人物春秋)-朗诵 - 马踏飞燕 - 马踏飞燕


 

    与此同时,身为福建侨乡人的谢冕,有一个哥哥解放前到了台湾。这与他个人又有多大关系呢?可是,历次政治运动中,没完没了的交代,说不清又道不明的“台属关系”,他受不了这种莫名其妙的牵连。到拨乱反正、改革开放的时代,以前这种被人人惟恐避之不及的耻辱标记,现在随着时代需要,成了一种新的政治资本。有关方面曾经要谢冕参加新成立的台属组织,被他断然拒绝。

    当年为了这“台属关系”,他吃尽了苦头,现在,时代变了,他却不愿意把它当作什么“光荣匾”挂在额头上。他拒绝来自身外的东西,不论那是酷虐还是诱惑。他的这种境况,我是感同身受的。因此,使我想起,他在校庆大会发言中,只字未提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8军对他的培养,我和他都有共同的命运,都是为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台属关系”、“海外关系”,被打入到十八层地狱里去的人。

    如果说,谢冕的故事像闪烁的珍珠,而在他的生活中时有所见,时有所闻,那么,他的学生们,从日常的教学活动中更经常地感受到的,是谢冕作为一代名师的魂魄。

    有位研究生曾经向他提出,做一篇《王蒙论》——王蒙在当代文坛的地位和影响,恐怕是鲜有能与之相比的;在别的大学和研究所里也不乏以王蒙为题做学位论文的。但是,谢冕否定了学生的选题,他坚持说,做宏观研究,是北大治学的传统,也是研究生论文的起码要求。

    他的研究生有篇名为《论中国当代文学流派》的论文,后来在《中国社会科学》发表,得到方家好评,并且被翻译成英语,介绍到国外。尤其令学生们得意的是,在1986年度的《中国文学年鉴》中,关于当代文学研究方面共收录了3篇论文摘要,谢冕和他的学生得了一个“大满贯”:除了那位研究生的一篇文章,其余的两篇,一篇是谢冕的大作,一篇是季红真的《文明与愚昧的冲突》,季红真和他同时受业于谢冕门下的,这一篇《文明与愚昧的冲突》,也是她的学位论文。

    谢冕带学生,是很开放的。80年代初期,文学创作和评论都处于空前活跃的时期。他利用一切机会把他的学生推向当代文学评论的前台。北京作协举办北戴河笔会,撰写研究北京作家的论文,谢冕在接到邀请以后,就与对方商量,让他的学生去参加,北京作协同意了,把名额给了季红真。季红真写了从传统文化角度研究汪曾祺小说的论文,从此一发而不可收,她从文化角度研究当代文学,论阿城,评贾平凹,论新时期文学中“文明与愚昧的冲突”,一下子引起文学界的关注。正是谢冕,给这些学生提供了起跳的契机。为自己的学生辅路架桥,谢冕乐此不疲。后来因为顾城事件一时间成为新闻人物的李英,当年还是北大分校的学生,只因为她的毕业论文是研究当代诗歌的,当谢冕应邀参加在昌平举行的当代诗歌研讨会时,谢冕把她也带到了会议上。李英就是在那个会上认识了顾城和谢烨,由此开始了悲剧性的情感历程的。

    然而,诗心和师道,在谢冕身上有时又是难以统一的。诗人的自由奔放,浪漫不羁,和教师的循规蹈矩,一板一眼,二者之间有相当的距离。或许也可以说,谢冕在某些方面是与孔子的教育思想暗合的,而未必能够完全地顺应现行的教育模式。就像那部著名电影片中的巴顿将军一样,一个满脑子古代伟大军事家的形象,对古代著名战争战役倒背如流的幻想家,却生活在政治决定一切、军规条令评价优劣的现代,因而发出生错了时代的感叹。谢冕的诗心和从教,也有这样的错位。

     在中国当代文学研究领域,谢冕是第一批屈指可数的几位博士生导师之一。可是,谢冕指导博士研究生,却愈来愈“非当代文学化”了,愈到后来,愈表现出“有教无类”的特点。他带的学生,有的是学现代文学的,有的是学外国文学的,转投到他门下,攻读中国当代文学。还有一位女学生,本来是诗人,又在日本读过研究生,前来投考,也被谢冕收下。要让他们都能在短短的3年时间里,把当代文学吃透,恐怕是有些勉为其难。有位研究生在学位论文选题上,竟然是做近年中国的后现代主义建筑研究的,这当然也偏离了专业的方向。还有,谢冕的弟子,在拿到博士学位以后,也没有因此在专门研究上一条道走到黑;相反地,他们的去向恐怕是最多样的,有在电视台做节目主持人的,有在报社做编辑的,有进了政府部门当公务员的。这显然与人们预想中的硕士、博士而专家学者的道路大相径庭。这也是谢冕容易受人诟病的一点。但是,放宽一些来看,所谓教育,首先是要开启人的智慧,提高人的精神质量,确立基本的人生态度,并且能够把学校熏陶所得,带到此后的工作当中。至于专业方向的选择,应该是第二位的。而且,这恐怕才是北大历史上前半个世纪中所渗透的在自由中求发展的“老北大”的精神吧。

 

施行:学友谢冕(人物春秋)-朗诵 - 马踏飞燕 - 马踏飞燕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