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踏飞燕

择善人而交,择善书而读,择善言而听,择善行而从。

 
 
 

日志

 
 

[转载]转载杨青云先生文章:从刘全军的理论视角催生“  

2012-07-27 05:22: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刘全军的理论视角催生“萧宽研究”文化热的火爆引擎

    杨青云

 

                  [转载]转载杨青云先生文章:从刘全军的理论视角催生“ - 马踏飞燕 - 马踏飞燕

    陕西评论家刘全军在一篇研究文章中写到:“当代中国书画艺术领域,再也没有第二个萧宽!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像萧宽那样拥有如此广众的人气人脉人缘!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像萧宽那样如汹涌的海潮席卷神州大地!追逐者如飓风随形,崇敬者如众星供月,皆以结识其人为耀,皆以珍藏其墨迹为荣。”我们从这段话的句式“再也没有第二个萧宽”文化现象中,回到“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像萧宽那样……”,再到“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像萧宽那样如……”这层层递进的语法,把“萧宽研究”的新一轮热议推向更高的水平面上,让这一更权威的理论学说回归大众,回到普通的老百姓中间,这让我眼睛一亮,把刘的这一理论视点特一用这样的方式,又一次进行对萧宽研究的大面积梳理,让我又一次走近萧宽,解读萧宽,论说萧宽。作为诗人书画家、雕塑家、版画家集多个角色的百变鬼才,在文化界的多个领域能掀起一股强劲的“萧宽现象”热,那么,萧宽的文化魅力何以有如此震撼人心的一股强势旋风?当我审重梳理这一“萧宽现象”时,突然发现刘全军提出的“再也没有第二个萧宽”连续重叠强化的句式让我拍案叫绝。刘全军在文章中把萧宽现象“人气人脉人缘”的理论解读,上升到一个“没有第二”的理论层面上。反之,也许只有“第一”让网友不那么重视,因为常常把自己称“第一”或老大位置的角色定位不是萧宽所认同的东西,从这一话题延展说开去,他更多的时候总是说自己是“一个草籽草民。”这才是萧宽对自己的定位角色,敢当一个不起眼的“草籽”,默默无闻做他喜欢做的事,小心谨慎把他属“牛”的倔强好胜表现在诗人书画家的一言一行中,就是萧宽这“春雨细无声”的慢慢渗透,在这样文化强国的大背景下突然让世人刮目相看……

    仔细审视刘全军评论萧宽“没有第二”的说法,他重要强化萧宽“人气人脉人缘”的文化现象,那么,我们认为他评点的“人气人脉人缘”是我写这篇文章关注的问题。一时间引用刘全军文章的频率比比皆是,写萧宽、评萧宽的文章大部分作者引用了“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像萧宽那样如……”似乎一夜之间,大家都成了萧宽的粉丝,大家都对刘全军的文章了如指掌。其实除了刘全军论家这样高度的评价萧宽之外,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点别的什么?虽然刘全军在文章中没有谈到萧宽惊世骇俗的奉承之言,但是,我个人觉得,论家更是在告诉大家:“萧宽现象”的真面目或是内在本质的东西。我们可以看出萧宽背后“拥有如此广众的人气人脉人缘!”的信息。就是这个最平常的信息主角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百姓而已,正是他本身带有普通的文化概念,才突然引发了“萧宽热”的火爆引擎。

    对于现在写萧宽的介绍性文章有很多,但能如刘全军把他定位一个普普通通,简简单单的诗人书画家,勾起了很多人的第六神经。正如有人评价刘全军的文章说:这篇文章之所以成为读者所感兴趣的美文,因为它把镜头对准了一个实实在在普通的艺术家鬼才萧宽,而不是那些高层文化官员。刘全军的理论侧点可作三层解读:第一,论家一开始就说到——当代中国书画艺术领域,再也没有第二个萧宽。这“再也没有”的文化介面之坚硬强化,让人一目了然。理论视觉的第二点是说: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像萧宽那样拥有如此广众的人气人脉人缘!因为此前的理论铺展,我们可以从论家意识层面的思维韧度中找到满意的答案,就是它放言的信息力度集中在萧宽的“人气人脉人缘”之中。最后的理论视点说: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像萧宽那样如汹涌的海潮席卷神州大地……刘全军这三个理论视点评说萧宽,在最后延展“如汹涌的海潮席卷神州大地……”我本人认为要想真真理解论家三个视点对“萧宽现象”的深入深化,并吃透其内核精髓,首要澄清的理论视点就必须弄明白什么是“萧宽现象”?“萧宽现象”的精神本质是什么?我们如何来定位“萧宽现象”的精神本质或精神内核?在文化强国的大背景下,我们如何把“萧宽现象”转化成与文化共构的人文意义,并附着对社会形态固有的良性循环,以及岁月随顺暨几代人以什么样的责任意识和使命行为进行文化接力。

[转载]转载杨青云先生文章:从刘全军的理论视角催生“ - 马踏飞燕 - 马踏飞燕

    

“萧宽现象”一:我首推姬乃甫的文章中说:“萧宽给我的印象是,不论什么时候他都在动,不是动脑筋,就是动嘴巴,要不就是动手。他是一眼山泉,不停地喷涌;他不但敢干,而且能够干得成,干得好。”姬乃甫评萧宽言简意赅,朴实中蕴涵着对比喻精确的“一眼山泉,不停地喷涌。”在我理解的这眼“山泉”更多的是依附在萧宽知识承担起的“学问”和“文化人”的介质之间。而这一具象文化所说的“山泉”,从大的方面可理解为:巴钢普力布提出的“母项涵盖下的高雅文化,均属于文化支系为项学或曰文化子项。为了澄清一些历代社会一般层面关于文化理解认识上的一些是事曲直,我们有必要……就萧宽现象在论说“强元”的问题上,提请的文本实相和必须解构的文化课件。如果这些问题解决了,其它一切关于萧宽现象的文化概念及其文化向度问题也就不是太大的问题了。

    “萧宽现象”二:何文娜在《感动萧宽》一文中说:“有人形容一个人反应快,说是一眨眼计上心来,但是,在一般人一眨眼的功夫,萧宽老师好几个创意就马上跳出来。萧老师真是一个伟大的思想家!”在这里我们明显看到何的视点是,把萧宽定位为“一眨眼计上心来”的思想家。前提是说萧宽的脑子“反应快”。我这里举例说明本人亲眼看到,萧宽为画圣吴道子的画像,他与“吴道子研究会”主编吴许涛,一边谈对策划画圣吴道子明年3月18举办的大型活动,萧宽就一边在画案上画吴道子,十五分钟就把一个神气活显的画圣跃然纸上。吴许涛主编一再强调说:“我是专一从河南老家来请萧宽老师为画圣画像,要特一将这画像刻在石碑上。早就听闻萧宽画人像的高超过人,想不到在我们聊天的过程中,大师就画出了吴道子的形似与神似……”

    “萧宽现象”三:巴钢普力布在文章中这样撰文说:一个人往往顺从本我意志,自觉将心思和理由置于公众平面进行评判的并不多见。就像天赋人权一样,人进入社会就与国家达成某种契约,违约就意味着犯法。依照本能或其社会的风俗习惯,孩童与原始人并无二致,言砸行误,在尚未建立起认同世界能力的前夜是无觉悟的。这样,其言行处于本能状态,他的人生境界,便称之为“自然境界。”萧宽先生的自然境界,早已将自己打磨松骨,他的“自然境界”不期然由必然王国进入了自由王国。因为,横流沧海几度沉浮,不畏不屈坚守信念,他始终在思考,始终在探究,始终在挽留,始终在颂扬,他又始终在祈祷。“//在野草的怀里断奶/又被秋风打落/从此成为流浪汉//只要不拒绝岩缝中的一撮土/便扎下生活的根/被白毛风旋转到九重云霄/又被摔进万丈峡谷//那就摔下去/摔出一片绿//”(摘自《萧宽宣言·草籽宣言》。)平添气质于肺腑理中,苍茫心性于任随强暴,这便是自然境界的至高风范。是野草,也是萧宽君本我;“//因失恋铸成诗/让人梦绕魂牵//因失恋涂成画/让人凝神思索//因失恋尝苦胆/让人励精图治//因失恋明世事/让人豁达明哲//”《萧宽宣言·失恋宣言》。婉幽欢欣于罗衾萌爱,认同山河于大道志达。失恋是情人间爱意的裂变,由缠绵交割始,原始人性中情愫的完整板块即被肢解,异性相吸的功能严重败落,故幻生出痛。然则,人只有经过曲折才懂得直通的畅快,只有经过寒冬才会珍惜春天的温暖。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真的需要诚心感谢磨难,所谓的感谢曾经绊到过我们的人或事。萧先生做到了,因此,他是了不起的人。

    国学大师巴钢普力布称萧宽为“了不起的人”,换一句话说就是神仙做不到的事,萧宽也做到了。老师巴钢先生说,人是由动物进化而来,随性有动物的遗传基因,但又有别于动物。像萧宽这样的“高级动物”几乎在这个世界上成为珍稀的国宝,因为是缘于他多才多艺的的艺术造化成就了今天“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像萧宽那样拥有如此广众的人气人脉人缘!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像萧宽那样如汹涌的海潮席卷神州大地……”这新一轮的“萧宽热”照巴钢普力布提出萧宽“强元”的文化概念,在我理解为强元的“强”就是强大。元,我们在这里可以理解为一元复始或 “元”之射“源”“本源”是也;多“元”之咸集之“元”扼其要也;“元”也可以为之“首尔”作解,把握于起始。

    多才多艺的萧宽在今天突然让世人刮目相看,都是因为在“当代中国书画艺术领域,再也没有第二个萧宽!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像萧宽那样拥有如此广众的人气人脉人缘!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像萧宽那样如汹涌的海潮席卷神州大地……”萧宽的文化魅力何以如此震撼评论界、书画界?在我认为萧宽似乎是一个书画界的文化奇迹,他似乎也是一个从未迷失的“草莽英雄”或诚信英雄,他旺盛的精神力量也包括肉体的在场,每年都要回内蒙古大草原的第二故乡去体悟“草籽精神”的本质内核,这样的诗人行为是一直充满着含而不露的内心柔情与不可遏制的生命激情,至少他对生命激情的感悟是他灵验的内心与所有生命深处那条灵动之河呼应带来了更加饱满丰沛、更加具有生命本体默示的灵敏与智慧。因此,这就自然呈现出生命本质拒绝文化性解读的大智慧,大境界。“没有第二” 个可复制的萧宽,只有百变鬼才策划的一个又一个成功节、浪漫节、诚信节在中国大地烈烈走红……

 

  

 

 

    杨青云:笔名三道快枪。河南南阳人。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韶关市批评家协会理事。著有《二月河评传》《对话周大新》《深圳天堂的凹陷才是底层的底》《杨青云书法与绘画论稿》《樱花结》长篇小说等。博主现为北京《时代中国》杂志副总编。中外书画艺术交流评论总监。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